“无……无名哥哥”就在无名消失时,蓝可儿喊到,却早已经没有了无名的身影。丹顶鹤妖,见长长的脖子还在,一个惊恐道“啊呀呀,我真是那个命大啊!”脖子急梭,翅膀一震,远远逃离眼前敌人视线。“斩……”任钟的话语又响起在众人的耳旁。

“大哥哥,你想什么呢?”然,大意就是这样,后来令二阶半树妖抓狂的是,那位妖的后代,居然修炼起来比自己都要进步快。直到资源不够用,如今修为在自己之上,三阶。后来商议无果,恶斗,还好遇见修真弟子前来历练,不然两位要干耗着那样死翘翘。所谓冤家路窄,大局之下,居然统一被第五层的妖尊号令编制,做了三手妖的手下。二阶半树妖负责,先锋侦查,侦查以后的事情,就是快三阶的花妖的事情了。那就是蛊惑人心,不过如果这一次立功表现好的话,那三阶妖修明天可待。

  中新社北京1月22日电 题为:愿将一生献宏谋DD送别于敏侧记

  作者 郭超凯

  晨风瑟瑟,松柏低垂。北京八宝山殡仪馆22日挂上了一副挽联:于家为国铸重器,宁静致远宏谋动天地;敏思笃行创伟业,科学求实精神炳千秋。

  短短三十二字,是中国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得主、中国科学院院士于敏一生的真实写照。

资料图:于敏院士(右)为市民签名。中新社发 徐曦弋 摄
资料图:于敏院士(右)为市民签名。中新社发 徐曦弋 摄

  1月16日,于敏在北京病逝,享年93岁。22日上午9时许,距离于敏遗体送别会开始还有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,八宝山殡仪馆大礼堂外早早就排起了近百米的长队。人们胸别白纸花,从四面八方赶来送“氢弹之父”于敏最后一程。

  谈及曾经共事过的于老,88岁的中国科学院院士、核物理学家吕敏说道:“于先生是全心全意为国家奉献了一生。他是我们的老师,也像朋友。我们对他的人品和学问都非常佩服,尽管他讲话不多,但却让人印象深刻。”

  由于工作内容较为特殊,从1961年至1988年,有28年时间于敏的名字曾是绝密,就连妻子孙玉芹都说:“没想到老于是搞这么高级的秘密工作的。”

  如果不是被国家授予“两弹一星”功勋奖章、荣获2014年度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,或许很多人不会把于敏这个名字和中国氢弹研制联系起来。

  上世纪六十年代,著名核物理学家钱三强请于敏参加氢弹理论预先研究。在国防建设需求面前,于敏义无反顾地放弃了已经卓有成就的基础理论研究,全身心投入氢弹突破的大系统科学工程中,这一干就是40多年。

资料图:于敏(中),被授予北大“杰出校友奖”。中新社记者 孙自法 摄
资料图:于敏(中),被授予北大“杰出校友奖”。中新社记者 孙自法 摄

  当时全国仅有一台每秒万次的计算机,95%的时间用于算原子弹,剩下5%时间留给氢弹设计。为加快氢弹研制速度,1965年9月,于敏带领一批年轻人前往上海对加强型原子弹模型进行优化计算,同时探索突破氢弹的技术途径。

  在这一百多天的攻坚当中,于敏经常半跪在地上分析堆积如山的计算纸带,反复研究分析计算结果,并最终形成了从原理到结构基本完整的中国氢弹理论设计方案DD这就是中国核武器研究史上著名的“百日会战”。

  1967年6月17日,中国成功地空投爆炸了第一颗氢弹。从第一颗原子弹爆炸到第一颗氢弹试验成功,美国用了7年零3个月,而中国仅仅用了2年零8个月。这其中,于敏功不可没。

  “忆昔峥嵘岁月稠,朋辈同心方案求,亲历新旧两时代,愿将一生献宏谋;身为一叶无轻重,众志成城镇贼酋,喜看中华振兴日,百家争鸣竞风流。”73岁那年,于敏以一首题为《抒怀》的诗总结了自己沉默而又不凡的一生。

  谦虚、平易近人是所有接触过于老的人对他的评价。“于先生没有大师的架子,他总是跟我们平等地讨论问题。对待后辈,他能在完整地听完我们的论述后再做分析,这一点即使是我们这些晚辈也很难做到。”中国科学院院士、中国工程物理研究院研究员张维岩回忆称,“所有接触过他的人,都对他的为人和学术功底深感佩服。”

  回忆起和于老共事的日子,吕敏动情说道:“那时他开会讲话,台下鸦雀无声,大家都安安静静地听他讲。一张小纸条上写下一份提纲,他可以讲半个小时,我们是真心服他。”

  苟利国家生死以,岂因祸福避趋之。当日前来悼念的人群中也有不少年轻的面孔,有学子说道:“于老的逝世是国家巨大的损失,我们心里非常不舍,今后将继承先生的遗志,继续努力前行。”(完)

“你不是支持莫引胜出的吗,怎么替对方说话了。”莫引身后的一众人都无语了,这个时候有人当了“叛徒”,替那名修士辩解。此刻,整个黑暗的无尽森林上空仍旧是有大片大片的飞妖飞掠。黑暗的深林远处更是时不时传来飞禽走兽声声狂叫,惊怒,还有凄厉之残叫。虽然这里是妖类的天堂,但是却也有一些原生态飞禽走兽活动,当然这些并非是妖类,而是入妖前的飞禽走兽,也就是万劫地的一切资源之基,然一道妖魔类需要修炼获取之刻,显然也是就成为一些天生就喜欢杀戮,妖魔类的眼中的对象,沦为了入妖妖魔嗜血喜欢的对象。

  “忧郁的哈姆雷特有着英雄的一面”,谈起明晚演出的新版莎剧DD

  胡军:我不戴耳麦,您别刷手机

  ■本报记者 童薇菁

  对中国观众来说在孙道临配音的英国电影《王子复仇记》中,由劳伦斯?奥利弗饰演的那个王子是第一经典,似乎哈姆雷特就应该是身材单薄、脸色苍白,神色忧郁且眉目英俊而阴柔。不过,话剧导演李六乙却认为DD“哈姆雷特”应该是胡军的模样,王子英雄气的一面常常被人们所忽视。

  昨天,新版莎剧《哈姆雷特》中王子的扮演者胡军来到沪上。“徘徊、犹豫,就是‘哈姆雷特’了吗?我不赞同。”他强调,“排演莎剧,最忌人云亦云。”第一次诠释这个话剧史上的经典角色,胡军有自己独到的见解。他说,英雄也会有徘徊、感伤、温柔的一面。剧本中,“哈姆雷特”多次面临“剑都举起来了,却不落下来”的时刻。正是这些矛盾而纠结的时刻,被很多人解读成“哈姆雷特”为自己的行为寻找借口,“坐实”了他优柔寡断而又懦弱的一面。但人们却忽视了“哈姆雷特”内心是有信仰的,每每对他信仰造成的伤害,让他产生了恐惧和迟疑。“这个人物身上的行动力常常被人忽视,而我希望它能被看到。”胡军说。

  有意思的是,此次新版《哈姆雷特》启用学者李健鸣所译全新剧本,而“To be or not to be”这句经典台词,将首次集体演绎七段不同翻译家的诠释DD“在还是不在”“生存还是死亡”“活着或者死去”“行动或者什么都不去做”……“400年前没有找到答案的问题,这一次,我们再度向世界提问。”胡军说。

  拿过多个“最佳男主角”影视大奖的胡军坦言,自己的内心从未离开过舞台,只是近年来对于作品的选择慎之又慎。“对经典的解构应站在尊敬它的前提上,不过有很多作品,创作者连文学性都没有读懂就去胡乱解构。”曾有一度,胡军对舞台剧丧失信心,而李六乙重新点燃了他对舞台的热忱,“因为他在改编过程中维护了经典的文学性和精致感”。1995年,胡军与妻子卢芳,同李六乙合作了话剧《军用列车》。2000年他又出演了李六乙的《原野》。这一次,是胡军与李六乙的第三次合作。

  近年来,影视演员纷纷重返话剧舞台。 “这是好事,舞台是有门槛的。”胡军说,话剧艺术讲究声场效果,舞台演员要用台词感染观众,这是对舞台表演的基本尊重。他认为,现在很多话剧演员不重视语言和发声的基本功,戴耳麦演戏对话剧的现场感有极大的损害。“更何况,音响师可以在幕后帮你调音,那又和演影视剧有什么区别?”因此,在这一版话剧《哈姆雷特》,胡军等所有演员将回归传统,不戴耳麦,原汁原味地呈现话剧艺术的魅力。

  此外,胡军还呼吁,希望观众别在演出时刷手机。“那一圈圈的亮光在黑暗中特别显眼,很容易打扰到台上的演员和身边其他观众。”他笑道,“既然是来看戏的,就别分心了,毕竟话剧票也不便宜。”

夜幕悄然降临循声望去,在天际的那一头,有一个小黑点正在迅速向这边靠拢。片刻,黑影渐渐变成了一个人形,眉眼已经能够分辨清晰。但见得来人生得鼻梁高耸,面目祥和、颌下无须,一派人畜无害的样貌。不大一会儿工夫,熊肉的醇香袅袅升起。杨立将穿着肉块的树枝又翻了过来,焦黄的一面朝着天空,其上熊肉的脂肪滴落了下去,蘸在火上引发了小小的火苗窜起,发出嗤嗤啦啦的声音,诱得杨立的口水都出来了,这次的肉味道恐怕要好些、香些。 (责任编辑:王易从)